繁体中文 | ENGLISH   
 
   
 
首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公司新闻  
     
     行业动态  
     
     行业概况  
     
 
     
 
移动时代的中国金融产业变革趋势和挑战
         

海博智能谢涛令,吴江论坛施雅声。

虚实结合话支付,深入浅出论金融。



 

互联网金融走向高大上:

移动时代的中国金融产业变革趋势和挑战

——互联网金融长三角论坛(苏州吴江1月24日)主题演讲

谢 涛 令

(苏州海博智能系统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城建物业集团总公司首席科学家中科软件有限公司首席科学家,中组部国家千人计划专家)


各位专家,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各位朋友,欢迎你们来到美丽的吴江,希望大家附近走一走,看看美丽的太湖!我今天给大家做一个简单的分享,内容围绕中国新一代的互联网金融的课题,具体侧重于支付问题。由我来给大家讲移动支付的问题,应该是比较恰当的。

我进入这个课题的时候是在IBM。作为建立IBM世界安全中心的奠基人之一,我那时候天天鼓吹的是走向移动互联。那个时候手机刚出现的初期,我就是主要的鼓吹者,鼓吹以后要走向互联网的时代。人民网对我的采访包括录像等等还是历历在目。十几年过去,我们当时的预言非常准,方向对但是没想到这么快。在手机进入大家手里的时候,我们感觉大吃一惊。另一方面,我代表IBM去全世界演讲,所以我在全世界布下思想的种子还在。

 

今天跟大家分享的有些内容不是很成熟,因为我们处于一个新的时代,叫做工业4.0的时代。这个时代,我们每一个人都是重要的参与者,重要的学习者,我也是学习者之一。所以有给大家抛砖引玉的意思,带着共同的兴趣一起讨论。我从5个方面讲:第一个来看看移动支付演化的形态,货币的载体是如何演化;第二个看一下我们最近面临比较大的工业上的变革;第三方面讲一下风险和安全的考量。刚才蔡秘书长已经开了非常非常好的头,他用的案例是非常高深的风险控制的案例,但是讲的非常的清晰;第四点我要讲一下作为一个负责人,作为国家层次上,我们应该如何解决支付安全的问题。数字的世界在逐渐的奔向我们,在数字世界的变化当中,我们的货币必然是一种数字性质的货币,那这种数字性的货币我们怎么样来保证它的安全;第五点我会给大家讲一下我的基本哲学理念。

首先,在历史的场合当中,几千年以来我们不断的演化,演化的核心其实是交化,今天我们把它叫做交易概念。交易从以物易物开始,最典型的是以骆驼换太太,骆驼作为货币交换太太是移动,太太过来经过物流的过程,从所有权到使用权转移,这个是我们看到的一个主要的革命化的东西。以后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走向了一个铸造货币的权威过程。为什么这么重要?很简单,它代表着一个交易的媒介,而这种媒介自古以来都有最大的特征,它代表我们最高深的技术。大家想想几千年之前,铸造一个金币是多少困难,提取金子和铸造金子的过程很难。之后我们学会怎么用木头铸造,后果是更便于携带的,不再是银子和金子,而是纸张,放在钱包的纸币。我们信任这张纸的、印刷的东西别人是不能够复制的,因为我们有各种防伪的技术。我们依靠的是技术,那代表着实力最大的,货币主宰体的美国,它的货币里面嵌入的是金属丝,而金属丝目前只有很少的国家能够做到,所以保证货币最高技术,有了最高技术也变得最安全。所以提醒大家,目前我们用的是信任货币,我们靠的是信任和信用,在信用的背后给你一组数字,基本上是我们现在国家和国家贸易的主体的内容,比如我们存了几万亿美元的外汇贮备在哪里?在美国,后果是我们信任美国不会倒台,美国跟我们也不会交恶,所以也不会赖我们的钱,因此我们中国人感觉很富裕,所以是以信任为主体。

这种货币的载体其实一直以来都是移动的,我们现在讲的移动支付只不过是新一代移动支付,因为我们在看到一个新的世界的产生。我们每个人都有穿戴式或者携带式设备,像手机以后可能是谷歌眼镜以及各种智能手表,它跟人体逐渐贴近,代表人去跟一个虚拟世界打交道,这个是我们看到的主要的部分。这一部分的支付从前台收银机逐渐走向后台的转帐。我记得1986年我到美国留学的时候,非常受刺激。当时说开支票,实际上我帐号没有多钱,主要寄回来让爸爸妈妈看看美国的支付是支票。所以我们看到支付的趋势是从前台走向后台支付,我们看到微信支付的红包发放基本是这样的,其实那个红包对应的是一种信赖,信赖的是那个腾讯不会悄悄把你数字给改掉,至少不会改大。

那么我们进一步看看这个世界发生的事情。我们跟虚拟世界打交道的话是我们身份的主要象征,所以人逐渐有一部分在走向高效率,要说机器的语言,要说互联网的语言,所以人逐渐有一个代表体。同时机器走向人化,机器开始有机器人的概念,有些机器追求智能化,所以我们看到两张皮,人开始走向机器的语言了,包括二代身份证代表我们的身份,可是我们对里面的技术并不是那么精通。另一方面机器变成人所以我们看到两张皮的状态。

真正的冲击来自于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移动互联网太可怕了,可怕在传统上我们拥有的概念是对一个东西的所有权。车我拥有它,因为代表我的所有权。美国的Ebay之后,非常重要的大公司是阿里巴巴。淘宝产生初期大家没有重视,大家普遍认为马云是马疯子,那他做的是把商品所有权的转移从线下面对面的模式走到线上瞬间完成而非常低成本,本身零成本的情况完成。而所有权转移之后的商品的使用权,由物流来转移,所以兴起了像顺风那样搞物流的企业。

工业4.0和以前最大的差别就是这样。工业4.0是德国的3.0转变过来的,4.0最重大的思想就是去中间化。以前我们买东西是经过很多中间环节,而且我们对于那个生产的过程影响很小。工业4.0讲一个重要概念,你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告诉工厂你要什么东西,要什么颜色,要多大的尺寸,要什么样的特征等等,那由工厂直接接单,采购文件开始给你制造。高效率,不用备货。工业2.0主要是讲电气化,快速的传输电过来,能源的传输跟信号的传输过来了。

所以我们看到这个世界很可怕,可怕在所有权转移也就是交易最重要的环节已经由互联网在不见面的情况下完成。那面临的挑战最大的是什么?是安全问题。这种安全问题困扰我们很多年,既使是在技术最发达的美国,每年受到影响的人大概有一亿。在中国大陆我们的信用卡被复制,淘宝的支付宝钱被人转走,微信上那些钱被人搞走,QQ的帐号被人盗窃了……这样的问题一直困扰我们,这些问题对工业4.0是重大的限制,是生和死的过程。我们中国经历了被侵略的过程,所以我想给大家极其清晰地表明,我们今天面临的互联网的发展不是一个小事情,是关乎民族发展的大问题。

从中国人民银行的角度讲,从一开始支付宝开始发行自己的虚拟货币,人民银行认识不到,到现在发现别人家交易都有货币成本,只有支付宝没有货币成本,是自己在发行自己的虚拟货币。所以逐渐明白过来的时候开始叫停,受单方二维码被叫停。一方面二维码确实不安全,另一方面国家利益受到挑战,因为它实际上代替了中国人民银行位置发行货币,所以这种是国家不允许的。这种不允许还有一个重大的例子,在于手机上病毒猖狂的年代,代表收集货币单据的软件有巨大的风险。

讲安全的时候,信息安全、网络安全也好,我们实际上是讲三个要素:第一要素是认证。认证是确定身份,因为我们的服务也好,看人下菜也好,都有身份认证的问题;第二个问题是存储问题当中的保密问题。其实互联网的拥有人是美国政府,互联网是张向美国的一张网,中国是接入国,到目前我们不敢把接入的合同拿给老百姓。2019年4月份之后我相信大家都能够逐渐看到中国和美国政府签的接入协议。在这之前大家都看不到,因为这里面有很多很多的可以挑战的问题,这个互联网的接入协议我们是使用国,而不是互联网的参与国。这种情况下我们中国人能做的不多,只有在发任何东西的时候加密。因为互联网就是一个电报系统,是广播式的,我们发任何的短信美国人都知道,美国收集到的都在这里。这是安全问题的实质,是国家的尴尬,是人民的尴尬。

 

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交易的实质还是要有基础的,交易要有法律作为争议解决的基础。像我们签合同要签字,所以电子签名是安全第三个要素。总体来看,在新的世界里面,我们面临的一个重大的问题是载体问题,到目前我们中国发展当中的一个非常大的优势是我们可以盗版,西方花很多钱搞出的操作系统,已经应用的软件,其实在中国没有付钱,所以我们占了很大便宜。美国人没那么坏,即使坏还是让我们使用了,比如互联网、软件等等。这个盗版问题我们是有利的,但是如果货币是一个软体的话,会出现什么情况?你的软化就像微软,不能说微软之所以盗版是不懂软件,谁敢说微软不懂软件?微软很懂软件,但是很懂软件,软体也没安全,安全在于硬体。所以我们清晰知道一点,如果纯软件在手机支付,我们不可克服的问题在于盗版货币,你能够做支付的时候,坏人也能用你的名字做支付。如果是一个国家跟中国过不去,只需要按一个按钮,中国的金融会大乱,这是我们面临非常严重的盗版问题。这个盗版问题也有案例,安全公司赛门铁克报告称,后门木马能够窃取电信网络,是恶意的团体做出来的。像类似这种病毒到底有多少,我们并不知道。所以在我们认为你拥有你自己的手机的时候,大家在想一想其实你并不拥有,你所有的照片都有可能被木马和恶性软件拿走,你根本不知道。所以对应起来的也是国家性质的风险和我们个人的风险以及机构的风险并存的状况。

二维码实际上是背着很不好的名声,好象二维码被叫停有问题,其实不是二维码有问题。用二维码是打通线上和线下的工具,我们扫描线下的信息就可以走到线上了。直接手机上照相用的器材把线下转到线上,说他坏东西不是?他是好东西,但是他确确实实不是安全的东西,他跟安全没关系,因为你前面显示二维码有摄象头照走他就可以复制了,拷贝一份发二维码很容易。但是二维码本身作为信息传递是好东西,中国人民银行叫停二维码支付这不是因为二维码不好用,是因为本来是安全的东西,使用错了地方。这里面有很重要的概念,国内人很能忽悠,有一个概念叫做虚拟卡,虚拟卡是无卡,就是一个APP你手机上写个软件就叫虚拟卡。

我们的认知是这样的:我们认同一点,手机确实带来很大的方便,但是一定是客户来选择的,客户为上的,客户第一的状态,客户要的方便我们必须提供客户。同时我们要让客户清晰知道我们这个东西是安全的,这时我们一个基本的理念也是我们立家之本,也是国家进入行业的立家之本。从海博我们看到重大的机会,所以我讲讲为什么我把自己在美国赚的很多钱投向中国大陆,这个重大的事情在于我们看到的重大机会是这样的。大家想一想我们怎么做网银的,我们觉得PC不安全我们怎么搞定网银?U盾和动态令牌这个确确是线上的东西,1998年中国人民银行建立认证中心是依靠IBM的,IBM依靠的是我。现在我们的华总是COO,是DAAE年讲课的时候认识的,是IBM的老同事。所以在整个过程当中我们看到的是真真正正的互联网发展过程。刚才蔡秘书长讲到一个重要观点就是跑马圈地的概念。跑马圈地完成了,为什么前段时间的姓马的都发财,马云、马化腾,反正只要姓马的发财,因为跑马圈子马跑的快。但是这个年代已经过去了,开始成熟了,中国人民银行也不糊涂了,风险的意识提高了,不再把客户的多少作为唯一的衡量标准,更在意质量。互联网金融发展走到现在真真正正要走到高大上,这个过程当中我们需要清晰的是一个载体的问题。

刚才讲线上的载体是U盾和动态密码,我们海博是把线上的认证工具线上的身份证压扁,之后把它放在信用卡里面。信用卡和身份证是线下的东西,由此我们推演线上和线下全整为一体,我们把原来简单的塑料卡变成了一个塑料设备,里面充满了电子线路充满电子的东西。这个是我们海博为中国大陆做的重要的事情,我们花了8年的时间做这个卡,而这个卡看起来完全是信用卡。实际上银联爱的不得了,跟我们做了一套标准,下一代信用卡的标准。其实以前的信用卡就是数字货币的载体,下一代信用卡仍然是数字货币的载体。海博智能是打造数字货币的载体,所以我们跟银联合作的同时,建设银行、交通银行以及40多家银行正在试用和小量发行。我们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在迅速发展的前夜。前夜当中,中国人民银行新出的各种要求,利用互联网优势达到货币发行的低成本,在这个马车上跑在最前面的不是姓马而是姓谢,目前数字货币载体的上面我们跑在世界的前沿。

最近我们公司连续来了很多老外,他们寻求的主要合作伙伴就是海博。他们清晰告诉我们,从0到10来算,海博智能目前的水平是9到10,我们的竞争对手在7到8之间。我们西方竞争对手有两家,技术上对我们有绝大的依赖性。美国在这个方面现在叫的响不再是软件公司,而是硬件公司,而背后技术正是我们海博做了8年的技术。我们在这个方面希望清晰的知道,我们并不是等闲之辈,我们悄悄的做一件事情只是我们不声张,我们是走在美国人前面的。

这种卡的功能是一个平台,是一个电子设备,刚才我们讲的三要素所有的功能它全具备。如果你给老娘一张卡,她知道手头有多少钱,也知道银行赖不了帐,因为这张卡可以显示,花了多少卡上都有。刚才我们讲手机是不安全的,但是卡是自己掌握手头,是绝对安全的。它跟手机搭配是我们重点的研究对象。手机是渠道,是我们出入云端的大门,这个大门上有一把锁是我们要做的。我们那一张卡是钥匙,这把钥匙要打开这把锁,云端出入口由钥匙锁死和打开。这样每个人的隐私,每个人的安全,每个人的货币,每个人的帐号,有重大的保障。我们悄悄做的事情就是这个,而这个理念目前已经开始上教科书。据我所知美国的一个朋友把一个新文章发给我,说里面引用你的一些话,基本上是教科书的水平,所以走到这么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

我们要求的是有两种方式和手机进行交配。这个交配过程有两种,一个是进场你很酷。另外一种方式是中国金融电子总公司的方式,也是目前小米等等这些互联网大公司,跟我们合作的主要方式是蓝牙,包括腾讯,他们的是蓝牙,蓝牙的特征是非常薄一张卡可以发射蓝牙,可以通过蓝牙通过密码跟手机交配的过程,就不用拿出卡来省去一个步骤变得非常方便,又安全又方便,我刚才讲是人类基本的理念。

同时在线下布局我们不是走二维码,第一个布局帐号的传输走蓝牙热点。每个店我们布蓝牙热点,你结账不用再去排队,不再出纳给你收钱,而你坐在桌子上直接拿到店家的帐号支付,然后就可以走了,这个是我们看到以后将来的体验店,以及线上线下打通的电商O2O的基本运营场景,所以我们进行重点支持。

对于海博智能来看,卡只是一个形态,从纯手机可以是一个字母卡的概念,比如我有一个信用卡,我可以把爸爸妈妈的手机拿过来注入一定的额度,所以是电子钱包的方式消费,而其他的形态比如我喜欢手环,手环可以经过卡进行授权,包括眼镜等等一样,卡授权就可以了,独立都可以使用,又方便又安全。所以从我们的认知角度来讲,人类需求的东西有高档有低档,不同时期需要的东西我们全支持。

从海博智能的角度讲,我们是做好最好的准备,去年2014年我们投入大量的资金,建了4.5万平方米的厂房,可能今天有的朋友去看过。自2011年在苏州启动开始,经过两三年的打拼,我们逐渐走到中国支付产业的中心,同时也初步走向世界的支付产业的中心。最近来给我们谈判的都是欧洲和美国的高大上,NSP是我们在欧洲重要的合作伙伴。

感谢大家,我今天有些东西讲的可能不是很符合有些听众的胃口,但是确确实实是我的肺腑之言。我抛砖引玉,希望大家与海博智能携手,共同打造互联网金融美好的明天!

 
发布时间:2015/01/31   8:04:12 PM    浏览次数:1171